见闻

当前位置/ 首页/ 外贸人/见闻/ 正文

信仰的力量-郎平





时隔20年,从美国亚特兰大到巴西里约,第二次率领中国女排参加奥运会的郎平,又一次和她的姑娘们站在了决赛舞台上。
 
两次执教女排,郎平总能创造属于她的奇迹。
 
我们正见证着2013年4月25日至今女排从低谷崛起的故事,倒是郎平第一次执教女排的那段历史距离现在已经有些遥远,在记忆深处甚至有些模糊了……
 
郎平自己记得很清楚,那是1994年11月的一天,刚刚带领八佰伴世界队打完最后一场比赛,她就接到了中国排协的电话,说有事商量,让她从香港来一下北京再回美国
 
到达北京的当晚,恩师、也是老领导袁伟民就找到郎平说了女排的现状。
 
“女排最缺乏的是一种精神,是教练的凝聚力,要用一种人格的力量来调动运动员,而时间又特别紧迫,不允许再慢慢启动了。”对于深爱着中国女排的郎平来说,来自祖国的召唤,让她如何说不?
 
而那次回国执教才成为一切的开始,也成为郎平人生的转折点。
 
 
 
只要郎平在,女排的成绩就有保障。
 
飞机上的疑惑:你胆子够大的
 
回国的飞机上,郎平已经进入状态,她回忆起当时带领世界明星队与中国队交锋时队员的情况,她拿出一支笔,把中国女排每名球员的特点写了下来,还计划着队伍会走什么风格。
 
写着写着,郎平说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疑问,“你胆子够大的,哪来的勇气去接队伍?”
 
袁伟民当时对于女排现状的描述并不夸张,第二年(1995年)2月郎平也给排协写了一份书面报告,提到了执法五个基本想法。
 
组队是郎平首先面临的问题,当时和排协商谈回国执教时,郎平提的唯一要求就是自己组建教练班子,她对于教练班子的要求是:了解中国女排,敬业。
 
她给袁伟民时代就担任女排陪练的陈忠和打了电话,陈忠和已经回到福建当教练了,刚刚结婚没几年,孩子也还小,接到郎平的电话,陈忠和马上表态,“没问题,你这么远都回来了,只要你一句话,我很愿意和你合作。”
 
领队姜伯因情况和陈忠和差不多,之前就决定回辽宁了,还有教练李勇,老婆和孩子都在四川,最后两人在和家人商量后,都决定留在国家队陪郎平一起拼几年。
 
 
 
2000年,郎平进行奥运解说。东方IC资料图
 
第一次训练课,有球员连理论都说不清
 
教练班子确定后,接下去就是挑选球员,球队第一次在柳州集训,郎平招来了16人球员,准备从中挑选12人。然而第一堂训练课的情况就出乎她的意料,她发现有个别球员连扣球和调整球的概念都讲不清楚。
 
“你能怪队员吗?这些基本知识,在业余体校时就该完成的。”
 
郎平有些无奈,她形容自己在带一个青年队,只能从最基本的准备活动开始抓起。郎平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动作规范。
 
如果有球员做得不标准,譬如胳膊没伸平,腰没有弯下去,郎平就请她出来站在大家面前,看着她自己做示范,然后请她再重新做一遍。
 
有些基本动作如果队员领会不好,郎平干脆让大家停下来现场讨论,请大家来谈谈对这个动作的理解,共同找出问题,找出解决的办法。
 
郎平每天都要写训练计划,然后请教练组一起讨论,训练标准非常具体、严格。
 
比方说,传球最少要相隔六米,正好是排球场上三米线到底线的距离,做到大家都不能踩线为止。我们的进攻扣球训练,有时了要把球网从2.24米上升到2.30米,用高网强化运动员的高点进攻,并要求力大、路线清楚。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

cn176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