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

当前位置/ 首页/ 外贸人/见闻/ 正文

王思聪那些失败的投资

 王思聪那些失败的投资 
 
2009年,王健林曾对外表示,王思聪不愿意介入万达集团的管理,所以鼓励儿子创业。也是在这一年,王思聪成立了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思资本”)。
 
网上一直有个说法:当初王健林直接给了王思聪5亿元“启动资金”,让儿子去试错。不过,后来王思聪在一次综艺节目中否认说:“他其实一次给我500万、1000万的支持,鼓励创业。”
 
最近几年,说到王思聪的投资,人们一般会想起成功的案例。2011年8月,王思聪收购当时濒临解散的电竞俱乐部CCM,更名为iG。去年11月,iG电竞俱乐部《英雄联盟》战队夺得中国战队在LPL赛区的首个S系列冠军。
 
 
 
随后,王思聪创办香蕉文化和熊猫直播。iG俱乐部、香蕉文化和熊猫直播成为王思聪在泛文娱行业布局的三大支点,分别布局在电竞、艺人经纪和直播领域。
 
但是,王思聪的投资和创业,并不总是成功,还有一些巨大的失败。
 
一、熊猫直播
 
今年3月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熊猫直播正式关站。运行1286天之后,熊猫直播这个曾经风光一时、每天几百万日活、每月数千万营收的直播平台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熊猫直播,这家自带王思聪金字招牌的直播平台,在成立之初,便吸引人皇SKY李晓峰、炉石囚徒、sol君、LOL大奶强等大牌主播入驻,也有林俊杰、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站台。
 
在开展直播业务的同时,熊猫直播也率先尝试直播综艺,向泛娱乐方向发展。2017年5月,熊猫直播完成10亿人民币B轮融资,估值高达50亿元。艾瑞数据显示,2017年底,熊猫直播在用户数量排名行业第三位。
 
但在业内人士眼里,缺乏强劲现金流的支撑,为熊猫直播日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使其在竞争中“后劲不足”。
 
虽然含着“金汤勺”出生,但熊猫直播进入游戏直播领域的时机已经有点晚了。当时整个直播行业已经有了战旗、斗鱼、虎牙、龙珠、火猫等直播平台,加之游戏直播身价纷纷暴涨,整个行业已成红海。而随着虎牙、映客的相继上市,熊猫直播被越甩越远。
 
二,饮食概念
 
2016年8月,一家名为饮食概念的企业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公司股东名单中,就有王思聪的普思资本。
 
饮食概念资料显示,其主要经营高档连锁餐厅,如Mama San、Lupa、Le Pain Quotidien等,总计21个品牌。餐厅主要位于香港黄金消费地段,如SOHO、兰桂坊、铜锣湾、时代广场和海港城等。
 
饮食概念上市方式为“配售”,即仅向特定投资者发售,配售价0.45港元,王思聪持有8088万股。以此计算,王思聪的投资成本为3640万港元,上市第一天,饮食概念涨幅高达851%,盘中涨幅一度达到1700%,当天王思聪账面盈利就有3.1亿港元。
 
 
 
然而,饮食概念似乎只火了一天,随后便少有媒体关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2018年10月11日,王思聪已经清仓这家公司的股份,当时公司的股价为0.37港元,以此计算,王思聪亏损了704万港元。
 
 
 
三,乐视体育
 
乐视体育,被称为王思聪最失败的一笔投资。
 
乐视体育2014年从乐视网独立后,在2015年5月完成A轮融资8亿元,投资者就包括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和马云的云锋股权投资等。直到现在,普思资本官网仍将乐视体育放在“投资案例”中展示。

 
2016年3月,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投资款共计约80亿元,投后估值达到205亿元。
 
2018年11月9日晚间,乐视网(300104.SZ)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期收到《仲裁申请书》,申请人为乐视体育B轮融资时引入的投资者北京普思、厦门嘉御、天弘创新,申请仲裁金额共约2.4亿余元。
 
北京普思在《仲裁申请书》中称,2016年12月,乐视体育在一次股东会议中披露,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与乐视体育、乐乐互动、乐视网均为贾跃亭实际控制的公司)出借了40多亿元的资金。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乐视体育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甚至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承担责任,北京普思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
 
因此,北京普思向北京仲裁委员会请求:裁决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万元;裁决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对乐视体育在第一项仲裁请求中所负给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裁决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为办理本案而支出的律师费人民币40万元,及因案件产生的其他费用(如公证费、专家证人费等)。
 
王思聪在乐视体育的折戟,并不只亏了近1亿元这么简单。此前,由于担任乐视体育的高管,他的风险词条里多了16条被执行信息和5条失信信息。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