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经历

当前位置/ 首页/ 外贸人/外贸经历/ 正文

累了就该睡




即将来临了,而有毒的韩剧又在热播,我们是应该专心复习等考完再看,还是马上加入吃瓜的群众们一起看?工资下来之后我们是应该直接到网上买买买,还是省下来预备明年买辆车实现老司机的夙愿?生活中,我们常常面临这种跨期选择(intertemporal choice)的问题,到底是应该即时满足还是延迟奖励?从长远而言,延迟满足似乎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收益。然而,有意的克制自己即时满足的冲动,往往需要很多的认知资源,需要强大的自我控制。以往的研究指出,当我们有意去克制自己的冲动时,大脑左侧的前额叶会高度激活。最近在PNAS上,法国科学家Bastien Blain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很累的时候,左侧前额叶的控制功能是不是会减弱,如果减弱,那么我们是不是会表现出更多的冲动行为,比如更多关注眼前的收益而放弃长远的利益?
 
在Bastien Blain团队的实验中,被试需要完成两个任务,一个是用以引发疲劳的认知任务(N-back范式),一个是用以检验冲动行为的跨期选择任务(例如是现在拿87美元还是两周后拿100美元的被试费)。58名被试随机分成三组。组一是疲劳组,该组被试的认知任务难度较大;组二是控制组,该组认知任务难度非常小;组三是休闲组,该组被试只需要进行放松的阅读或者玩游戏。每一轮认知任务大概30分钟,每轮认知任务后三组被试都要完成一项跨期选择任务。任务一共进行了11轮,总共时长约为6个小时。在实验过程中被试有两次休息时间,每次时长10分钟。需要指出的是疲劳组和休闲组在实验的开始,中途以及将要结束时需要进行核磁扫描(fMRI)。
 
行为结果指出,在认知任务上,疲劳组和控制组的正确率没有差异,正确率维持在95%左右,说明任务的难度并没有减弱被试在认知任务的反应能力。而对于跨期选择任务而言,随着时间的增长,疲劳组的被试更多倾向于选择即时的满足,而控制组和休闲组没有表现出类似的变化。核磁结果显示,在疲劳组中,左侧前额叶随着任务时长激活减弱,而休闲组中则没有发生变化,说明疲劳降低了大脑对冲动行为的控制能力。
 
由此可见,疲劳不仅仅是主观的体验,还会导致大脑对冲动行为抑制能力的减弱。这个研究对企业管理有重要的意义,高强度的认知负荷,不够充分的休息以及长时间的从事某项工作,往往导致疲劳综合症。除了生理层面的影响,以往的研究也发现过度疲劳会导致更多的不道德或者欺骗行为。为了个人以及企业长远的利益,作为员工的你,累了困了,还是要洗洗好好休息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